DSYL箱子

休息一下吐槽齐格。不打tag。如果有人觉得有争议欢迎一起探讨。

 

  1. 在三名英灵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得到珍贵的生命逃了出来然而看到贞德就觉得看到这样的人死了也无所谓。
  2. 作为一个以魔力供应为目的制造的,连走路机能都没有得到供应的人造人。既会数学又会魔术。
  3. 齐格并不是单对单甚至单对多进行魔力供应的圣杯级魔力库,但到最后不但能【一边攻击一边给自己使用治愈魔术】,还能同时给自己和阿福供魔并且连发宝具……龙傲天没问题,但得有合理的解释。
  4. 砍到迦尔纳之后就完全胜利,迦尔纳的攻击在被剑砍的瞬间消失了。个人认为就描述上迦尔纳的攻击击中是没问题的,至少应该是两败俱伤,到最后多一个治愈魔术的画面都比现在好。
  5. 最后描述齐格变龙不乏圣杯许愿所带来的奇迹,而将圣杯带走是为了避免天草愿望的实现。那么为什么圣杯在齐格这里就是即时性,天草愿望就延缓到齐格变完龙飞飞飞之后。

 

=。=


fa 温暖的梦 写的时候的大纲?

六导玲霞:

父母双亡。

被其他人收养的过程中遭受到了虐待。

脑袋很聪明,但因为环境一事无成。

收养的人很早就去世了。

没什么活下去的干劲。但完全没想过死。

从小到大被施加着暴力。习惯,不喜欢。

不喜欢给别人造成麻烦。

隔代遗传类型的魔术天赋,天赋较高,对魔力在受过锻炼的魔术师里也能算得上是中等。

在知道魔术这一概念之前就察觉到了豹马对自己施加魔术,如果想摆脱的话是完全能做得到的。但因为豹马很温柔,所以接受了。

好奇着正常感情。但不会主动追求、觉得自己不适合拥有。

对杰克的感情更偏向于尊重仰慕感激神秘,但也觉得她超可爱。

尊敬着将杰克带来的圣杯。

一直做着妓女的工作,一直有做避孕措施,一直没有怀孕过。

虽然基本是在地下暗黒面里长大的,但认可着普通人的善恶观。

希望能给予杰克幸福。

比起死,索取与被索取更重要。

 

开膛手杰克(assassin):

因为是由未诞生的怨灵组成的,整体智商超高。

——毕竟能意识到自己不被允许诞生已经不是普通的智商了。

想成为被妈妈喜欢的孩子。向着这一目标努力着。

对于被母亲喜欢以外的行为感情都不是很清楚。

遇到使之悲伤的东西会逃避,无法逃避便会狂暴。

比起狂阶杰克更像berserker。

对妈妈的要求超严格。

大众眼中完美的人,大部分都不是她心目中的妈妈。

在遇到被她认可的妈妈之前,因为经常换master,所以master的死亡率比百分百还要高。

已经习惯换master了。


一开始的设定是天草领域只写玲霞视角,但成品是现在这样的IF结局。更喜欢现在的结局。

其实杰克有赢面的。给她在逃走挂时间维持就一些,不磨蹭的杀死姐姐,掏钱包飞机尾随黑组,在阿福破魔,齐格挂杀死迦之后趁乱杀死弟弟+红组傀儡master后迅速逃走。对天草组有些难,但说不定能做到针对分组趁乱袭击……情报抹消是个好技能。她和玲霞的配合度也超高。不是没有可能的吧。


还是得锻炼文笔……OTZ

FA 玲霞&杰克 温暖的梦

·微R18G

·改第一遍,补完。

·改第二遍,改了标题,加了些注释。 

·IF结局。



虽然是接近于无的微小几率,但并非魔术师的六导玲霞确实获得了圣杯。 


以玲霞那样连供魔都做不到的身体居然取得了圣杯,这绝对是奇迹中的奇迹。但对于玲霞来说,她只是在servant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于是,在即将获得圣杯这般巨大的冲击下,她也只是瞥了一眼圣杯,随即低头看向身边小巧的少女:“按照那些魔术师的说法,现在应该是许愿环节吧。杰克想要什么的话,就跟那个杯子说吧?”玲霞的口气十分随意,毕竟她本来就不是很在意。

 

名为杰克的少女有着灰白色的头发和湖蓝色的眼瞳,以及如人偶一般可爱的脸蛋。如果她一动不动的话,是真的会被当做人偶的。她犹豫了一会儿,认真地说道:“我们想要和妈妈(master)在一起……只要这样就够了。”

 

少女有些自责,她的答案本来应该更果断更确切的,但居然迟疑了……一定是因为这场战争。她不由自主地悲伤了起来。

 

这样的少女,虽然外表依旧很可爱,也的确是一动不动的,但只有极端灵异爱好者才会有兴趣吧。原因自然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的悲伤,绝不是一个人偶,一个小孩子应有的悲伤。真要以小孩子作单位的话,至少也得成千上万吧。在那样可爱的脸庞和那样极端的悲伤袭击下,在大脑觉得可怕之前,身体就会想要逃走了。

 

但玲霞却露出了被感动到的,幸福的笑容。

 

“被杰克这么地喜欢着……妈妈好高兴啊。”

 

玲霞记得很清楚,在最初召唤之时,杰克的愿望分明是“想要回到妈妈的肚子里”。

 

但是现在,杰克的愿望里却带有了(master)的呼唤。

 

‘我成为一个好妈妈了吗?’对于这个问题,玲霞还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但她知道她的心脏跳动得很厉害。这样的感觉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又是何等的美妙。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拥有心脏真是太好了。

 

玲霞情不自禁地蹲下抱住了杰克,而杰克似乎也在这拥抱中放心了,并努力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过了片刻,玲霞才松开了拥抱,她保持着下蹲的姿势认真的看向杰克:“那么,杰克没有别的愿望了吗?”

 

杰克歪了歪脑袋:“没有了哦。”

 

“那么,剩下的愿望就由我来吧。”

 

玲霞闭上了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通过从其他魔术师那里获取的信息,玲霞知道,许愿望的时候,只是“想要幸福”这样笼统的概念,是不行的,于是她私底下也做了大量的功夫去思考。

 

“圣杯哟,倘若能听到的话,请给我以我的身体能够承受的魔术回路。”

 

身体很疼,但与此同时,玲霞感到了自己与杰克之间多了一丝微妙的联系。

 

居然真的成功了。

 

就玲霞的记忆里,自己以往家庭虽然经济条件很不错,但从未提过魔术的事情。她一开始还担心如果自己是普通人该怎么办,想了想,最后选择了现在的愿望。

 

虽然杰克可以通过吃心脏来恢复魔力,但老是这么弄引起注意就不太好了。以玲霞的资质,估计也给不了多少魔力,但总归能少一点是一点。

 

比起与杰克初次相遇的疼痛完全不算什么。她这样想着,努力地对一脸惊慌看向这边的杰克说:“妈妈没事的。”

 

就物理意义上来说,应该超越了那时的疼痛吧。但玲霞现在一点都不害怕。虽然很痛,但她知道杰克会帮她包扎。只要想到还能和那孩子在一起待很久很久,玲霞就感到满是幸福。

 

大概正是这样的幸福感支撑着,玲霞并没有晕过去,在疼痛停止之后,她迅速向圣杯许下愿望:给杰克在政府那里登记一个作为六导玲霞女儿的身份。她本想继续许下愿望,但圣杯在这个愿望许完之后便消失了。

 

圣杯可以许下的愿望只有两个吗?还是说三个?

 

不过这样就够了。

 

玲霞看向了凭空出现在手中的卡片,是杰克的住民票。她下意识地读了出来:“Rikudoujack”。听起来好像很别扭,但玲霞觉得这个名字又优雅又可爱。她紧紧地握住了卡片,仿佛拥有了世界。

 

接下来的人生一定是幸福的。玲霞手中拥有在圣杯战争收集信息时拿来的大量金钱,等到了日本,她就去买一套房子,然后买一架大大的钢琴。玲霞知道杰克喜欢听钢琴曲,喜欢可爱的点心,玲霞在钢琴方面没问题,点心方面还没尝试过,不过可以再慢慢学。毕竟她们还有很长很长时间。要给幸福下定义的话,这样的生活,就是玲霞的幸福。

 

“妈妈(master),现在是许完愿了吗?”

 

玲霞这才注意到天已经变得很晚了。刚结束圣杯战争,杰克一定很饿了吧。她回想之前调查到的脱离路线,快点走的话5点左右就能找到新鲜的心脏了。“嗯,愿望已经许好了哦。”

 

“那……再见了,妈妈(master)。”

 

身体很痛……出了很多血。

 

杰克在的话就好,杰克在就可以包扎了。

 

但如果是杰克造成的伤害呢?

 

玲霞看向了杰克,但是杰克把眼睛合上了,她就完全看不懂杰克的情绪了。

 

‘原来如此……是要回归我的肚子里吗?’

 

玲霞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她无法为之生气,甚至多多少少地感到了安心。总归也是和之前一样,有给予就会有索取。杰克也向她索取了某些东西。只是和之前的人生一样罢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如往常发呆时一般,她确切的感受到了心脏的跳动,跳的真快啊,快点慢下来吧。很好,慢下来了,很好。

 

‘我的心脏会好吃吗?’

 

不求回答的,玲霞如此般叹息着,陷入了永眠。

 

而面对这样的光景,杰克情不自禁地说道:“对不起。”刚说完,她就下意识地紧紧合住了嘴。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杰克不知道。

 

在知道圣杯战争的许愿规则之后,杰克就知道自己的愿望是不能实现的了。

 

因为杰克并不是某一个存在,而是某些存在。作为assassin的开膛手杰克,是由无数被堕胎的胎儿怨念产生出的集合体,就她的认知力,这样的她,已经是不可能完成愿望了。要许下“让开膛手杰克回归母亲的肚子”这样的愿望是不行的。因为就连杰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由哪些具体的物质组成的,又该如何回到母亲的肚子里。她甚至连自己刚才为什么说出对不起,且为什么捂住嘴都不是很清楚。要完成愿望的话,就只能分个来进行。或许一开始能完成一些她的愿望,但是随着大家的离开,力量也会一点点减弱。于是,开膛手杰克绝不可能得到完全的救赎。

 

或许以后会有解决的办法吧,但至少现在的杰克想不出来,于是,杰克在孤注一掷之后,便将剩余的愿望给予玲霞。

 

为什么杰克会将玲霞救下,为什么杰克会容忍玲霞天真的触碰,为什么杰克逐渐地将玲霞当做了妈妈,这些杰克都已经不知道了。在许下愿望之后,她就认定玲霞是她的母亲,并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归了,但要等一下,至少要等到妈妈的愿望完成之后再做……她什么都管不上了,她已经很努力了。所以拜托了。

 

请让我们变得温暖起来吧。

 

她这样疯狂地想着,同时动作轻柔地将玲霞腹部的器官拨开找出一个合适的位置。她看到了玲霞的心脏,和别人的心脏没什么两样,不知怎的顺手拿了起来抱在怀里。杰克躺在玲霞的腹上,那里并不大,杰克即使蜷起身子也塞不进去。但这样就已经够了。

 

真暖和啊。

 

杰克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几日后,有人在郊外发现了一具女尸,虽然身体的解剖手法和开膛手杰克案极为相似,但器官并没有缺失。女尸到最后依旧紧紧地握着一张卡片,但由于血污的关系,姓名等关键信息都已经无法确定,只能看得出是日本新宿的住民票。后经与日本政府的沟通,葬于罗马尼亚。

晃零 黄金周


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出来老零有试着切换人称,但打俺太突兀了,就这样吧。


禁剧情丧心病狂。写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牵扯到了看到的剧透。不能确认准确性,就先这样吧。


我尽力不OOC了。


就这样了。






大神晃牙环顾四周,迅速地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轻音部的大门。

 

现在是黄金周的傍晚,按理说大家应该都各过各的去了,即使有练习,也应该已经结束了。但以免万一,他还是尽可能的放轻了动作,溜进去后小心地合上了门。

 

选择大好的假日来这里的理由或许很滑稽,但大神晃牙是发自内心的好奇。

 

他想看看朔间零的棺材。

 

尽管平日里朔间零并不排斥大家观看,甚至是持着欢迎的态度,但在别人面前不可能去说我想看吧。于是便挑了这个时候。

 

‘虽然棺材很大,但毕竟是棺材,不可能很舒服吧?而且棺材盖那么重怎么透气?或许对以前那最强的朔间前辈来说很轻松,但对于现在这个老去的吸血鬼混蛋来说,怎么看也不是个舒适的睡眠空间吧。’

 

毕竟没得到主人的允许,大神本来就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只是好奇心加上冲动让他到了这里。他进屋后犹豫了半天去做心理建设,直至一阵风吹动了他的额发。扭头一看,窗户大开着,黄昏的余晖仿佛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一般,一边故作镇定,一边却偷偷地向后挪着步子。大神不知怎的迁怒了起来,大步上前关上了窗子。他这次没收住力,“啪”地发出了声响。

 

‘下次得盯着那对双胞胎关门,要进了小偷的话朔间前辈的东西怎么办!’他脑袋这样想着,耳朵接受到嘈杂的拉动声。急一转身,正看见朔间零坐在棺材里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不禁失色:“朔间前辈!”

 

‘不小心喊出来了……要被吸血鬼嘲笑了!’他滞住了,满心想着怎么摆脱眼前的困境。

 

“晃牙……梦啊……”

 

应该是刚睡醒,朔间零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在接收到‘朔间前辈’的称呼时,反射性的回了‘晃牙’。

 

大神晃牙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

 

这之间的时间完全是可以计算的,但越算只会越烦躁,便不去管。

 

再次听到时,他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激动。这样的激动一下子压住了他的惊慌和不安。他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他还没想出策略,那边先招了招手:“晃牙……过来。”

 

有酒的味道。

 

晃牙打算先跟着照做,然后慢慢想。他本来想站远一点,但对方一直喊着“再过来一点”,“再过来一点”。直到他坐到棺材边上,对方才心满意足。

 

“真听话。”大神晃牙看着朔间零像猫一样眯起了眼。只觉得太近了。

 

那是他最崇敬最喜欢的人,那个人的手轻抚他的脸颊,手很凉,脸很热。

 

晃牙很早就知道朔间零刚起床的时候体温很低,当时他只觉得很帅。为此还跑去雪地里折腾的发了烧。因为不想耽误训练就没有请假,结果在训练的时候晕倒了。醒来就在保健室。那个人正坐在床上一边喝番茄汁一边看书,看到他醒了后先摸他额头测体温,扶他喝了点温水,然后去叫佐贺美老师。

 

那样的朔间前辈做什么事情都是极有余裕的样子,安静优雅又从容,不会跑着去赶飞机,也不会不顾身体擅自被晒晕。

 

不是说现在的朔间零就不好,但大神晃牙更喜欢以前那样的朔间零。

 

“朔间前辈怎么没回家?”他试探地发问,尝试着找回以前自己说话的感觉。

 

“凛月啊,最近很讨厌吾……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很讨厌我了。完全不想见我。如果回去的话,一定,一定会跑出去吧。他那么单纯,一定会被人骗的……”

 

朔间凛月单纯?晃牙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真的很喜欢小凛啊。’

 

“虽然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晃牙居然在,非常高兴。”

 

大神晃牙下意识睁大了眼睛。他错愕的看向了朔间零,却连没有眨眼的工夫,被一个用力拉倒。

 

“吾辈一直想跟你分享这里。”

 

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有些冷,是空调的冷风,但没有空调臭,多亏了线路附近的通风口。空间很大,枕头很大很软,但也不够两个人,因为倒下的幅度太大,身体和棺材壁发生了碰撞,晃牙虽然没有哼出声来,但还是很快的被塞了一个方形的枕头,两人的身体挤在一起并没有多舒服,但好像暖和了一点,在这个夜晚,大神晃牙因为朔间零向他身侧靠拢而僵硬,听着朔间零的念叨,闻着对方身上的酒气,轻拍朔间零的背直至对方入睡。抽出身体借着手机光照稍稍收拾了下房间,作出没人来过的样子。关上房门。

 

他的胸口诞生出一股奇异的满足感。但那不能分享。他思索着朔间零睡前的话语,那个人对他说希望他“不要太听话了”。他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说出这句话,但他知道这个夜晚不应被人所知。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顺从别人的人,如果那个人希望的话,他可以更不顺从一点。

 

但前提是朔间零会过得很好。大神晃牙希望朔间零过得很好。

 

因为大神晃牙最喜欢朔间零了。


恶力ラ happy end的一些设定

恶松人形设定:发紫眼红,六胞胎脸,1.90+,身上装饰极多,有极多“金属环”,影子很长很厚。可在一定范围内改变自己的外形。


从六子有产生善恶意识开始,神松恶松就存在了。神松恶松同时脱离六子体内时,六子将失去意识。


六子希望成为家里蹲的想法并非纯粹的“逃避社会”之类的负面情绪,不可控,所以不让六子同时重聚可以帮助神松恶松保持现在的稳定。


一个恶松能打四个神松。


六子外均一定能看到神松/恶松的具现化。


一般情况下,当六子放松/慌乱/陷入内心世界的情况下,无法注意到神松/恶松。


十四松不擅长忍耐,不擅长储存感情,除陷入内心世界的情况外,都可以注意到神松/恶松。当神松恶松任意一方脱离六子体内时,还可以感受到另一方在六子身体内的气息。


一松的感情为恶松行动的起源,只要物理意义的对上眼睛,就能注意到恶松。


十四松以为恶松是空松的精神具现。


因为恶松的诱导,十四松误以为是自己的错导致了空松产生了恶松。造成现在的局面。产生矛盾。在“自己有错”和“无能为力”的前提下,十四松最终不管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会产生感情倾向,被恶松趁虚而入。


happyend后,即使十四松和其余兄弟单独见面,也不会害怕了,因为他已经感受不到神松的气息了。happyend。


神松早就清楚十四松的感受能力和解决方法,理智上十四松不害怕对他来说是好事,情感上他希望被十四松注意到。以前的神松是矛盾的,但现在已经不用担心了,六胞胎都会积极向上,接收到更多的善意,神松将享受着开心逐渐忘掉以前那个矛盾的自己。happyend。


六子都将摆脱人渣层,即使过得不一定如以前一样开心,但精神升华了嘛。happyend。


空松以后也将被brother需求,被brother爱。虽然觉得寻求替代品的自己很讨厌,觉得自己将别人当做替代品很讨厌,但找到了寄托了呢。happyend。


恶松的生活不会被打搅,尽管他还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感情,但从今往后他将一直与空松互相依存,总会知道的。happyend。


本来想写但最后更改或没有写出来的东西:


初稿小松计划第二个到,觉得太早到会搞得自己很期待的样子。提早下班事件并非偶然,是小松策划好的。当天早上上班之前准备了新衣服,打算见兄弟之前穿。在看到十四松身上的汗水时认为对方是工作累的,觉得自己有换衣服显得很好。即使是第二个到,如果第一个没在吃或没提出要吃,就不会点单而是等下一个人来主动点单。


初稿座位顺序是624351。初稿椴松没有明显表达出感情。


初稿一松会和空松“偶遇”。


初稿恶松接空松的时候,大家只是酒醉没睡。因为写的时候累了就让他们都睡了……于是修罗场啥的,brother兄弟啥的,恶松混乱邪恶啥的,空松做决定啥的,空松内心觉得恶松天降不可思议神赐啥的,都没写出来。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多重要的内容?就这样吧。


预定中神十四其实和恶kara一个级别,是主CP来着……文笔太差,OTZ。

恶力ラ happy end

·恶力ラ,少量一力ラ,少量神14。



今天松野家的六胞胎难得重聚,地点选在了豆丁太的关东煮摊。


小松本来以为自己会是第一个,他特意把约定时间定的比较晚就是为了能早早到早早吃。毕竟他是老大,不管最后怎么搞,他肯定都得掏钱。结果远远一望,却发现有人早早到了吃了起来,紧忙小跑过去。


第一眼他居然认不出那是谁,只是凭着座位顺序猜大概是十四松或空松。


他觉得应该是十四松,如果是空松的话应该会在和豆丁太的聊天中等着其他人到了再一起吃。但这个结论也不绝对,对方不一定是按照座位顺序坐的,头发有点乱是一松的标志,但头发也不能做判断,他还记得自己今早出门前梳头梳的多么认真,愣是把那两根呆毛压住……他脑袋这么一转,身体已经坐到了那人身旁。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没必要想那么多。


“哟!在吃什么呢!”


头一扭过来,小松就知道是谁了。


是十四松。


虽然他坐的时候身体微驼,吃东西时也没有以前那种吃的很开心的感觉,但只要一个对视,你就会知道那是十四松。


时间好像停滞了一刻。就在那一刻间,十四松变回了以前的模样,他笑着指着签子,示意给小松看。


小松觉得十四松应该有什么想说,就向豆丁太要了关东煮,坐在旁边聊着最近遇到的事情,等十四松主动开口。


没过一会儿轻松来了,念叨着挤在一起也太热了,一开始离两人远了一个座位,聊着聊着就蹭了过去三人黏在一堆。之后的是椴松,和小松抢了一番十四松旁边的位置没抢过后,就挤在了轻松旁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支着耳朵时不时插句话。再之后的是一松,他扫了一眼,坐在了轻松旁边,问兄弟们空松怎么还没来,小松说都是大人了又不会丢,一松想了想,念了句也是,就慢慢地吃了起来。


在一松的提醒后,小松也稍微留了点神,当他第二次向后看去时,空松来了。


空松走的很慢,像是拖着什么很重的负担一样。小松只是瞅了一眼,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和大家聊着天。等到空松走近准备坐上最后的位置时,他借着话头向十四松那边看去,想做出才发现的样子去喊空松。


然而他愣住了。


变化太大了。


或许是因为他们是六胞胎,从小到大身形都没有相差多少,但他们毕竟不是一个人,还是微妙的在某些部分上有着些许差异。大概是因为空松要耍酷经常锻炼的关系,以前身材只比十四松差一点,而且因为他总是站的直直的,精神气可是六子中的第一。


如果要比喻的话,现在的他就像是枯木,风吹着吹着,就吹没了。


“来的太晚了吧臭松。”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一松,他把凳子拉开方便空松坐下。在被空松道谢后啧了一声,低下头安静地吃着。


“抱歉啊bro……兄弟!这顿我请客!”空松笑着说着,自然地向豆丁太要过碟子挑关东煮吃。


小松觉得自己应该是想说什么的,内容应该都想好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又忘掉了。就喊“要把空松的钱包吃空”。话虽这么说,不过之后也没要多少关东煮,毕竟这场重聚一开始就不是以吃为主。他们要了酒,大家聊着天,时间过去了,倦意上来了,便伏着身子,就像是年幼时伏在课桌上一样瞌睡了起来。


一松迷糊着,感觉被谁推动,抱怨着睁开了眼睛,想看是哪个家伙捣乱。


一睁眼,一激灵,他滞住了。


宛如真品遇上赝品。


宛如赝品遇上真品。


数不清的情绪在他的身体中狂奔,终点大概是心脏吧。他的眼睛痒,耳根痒,喉头更痒,舌头顶上了口腔中尖锐的牙齿,疼痛迟钝且模糊。


“……一松?”


一松感到有什么在他的手心中挣扎,低头一看,是空松的手,慌得一下子松了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想要去抓,虽然他也不知道要抓什么,不过那都不重要了,他眼前突然一黑,倒在了桌上,响声太大,差点把豆丁太惹醒。


空松也倒了,不过被人托住了,那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是他在前一刻与一松对视。男人再没看一松,而是撑起空松的身子,从空松衣服内侧掏出钱包随意抽了一把压在盘子底下。他支起空松,摇摇晃晃地走了。


一切恢复了平静。


十四松睁大了眼睛。


他小心地将球棒从座位下踢出,慢慢将腿挪出,握着球棒,蹑手蹑脚地走向了路灯边,他看着自己的影子,心脏越跳越快。


他早就觉得奇怪了。


“我们都是大人了,也该独立自主了。”


小松哥哥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兄弟们突然喊着要分家,然后一下子从人渣变为了普通人什么的……


太恐怖了。


他都快以为自己疯了。


如果兄弟们不再是兄弟们,那他还是他吗?


他崩溃着,漂浮着,恍惚着,然后接到了重聚的电话。


从小松跟他搭话的时候他就绷住了,他从小松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非人的气息,他的汗水不断地出,他都要以为自己要被发现了,以为自己会在下一秒爆炸,以为世界即将毁灭。


但什么都没有。他都没有醉,也没有睡,从一开始就是清醒的。


所以不去做点什么是不行的,得去做点什么,这样的想法转悠个不停。


他握紧了球棒,就算知道并没有用,但多少能让他安心一点。


身形高大并不是什么问题,就算是遇上大猩猩,他也有信心能打出漂亮的全垒打。


但如果根本不是活着的东西呢?


十四松看的很清楚,那个男人拥有和自己相似的脸,有着高大的身材,穿着让人看了就会觉得很痛的服装。


最重要的是,他的影子永远都是一个长度。


他觉得那个存在和空松有很重要的联系。


‘哥哥的话应该不会有事。’


正因如此,即使是胆小的十四松,也可以前进。


在来到小巷的过程中,神松一直追问恶松这么行动的理由,直至恶松找到了他认为合适的地方,将空松靠在墙上,磨蹭了半天,恶松才开了口。


“来简述一下我的计划好了。”


尽管觉得对方根本不可能掏出什么合适的理由,但神松还是听了下去。他觉得恶松的话最多能让他知道恶松有多可笑,但他得听,因为他需要恶松配合,就得把恶松敷衍过去。


“本次计划的内容是,让松野家六胞胎重聚,然后由我在一松面前带走空松。”


“缺点神松你也应该很清楚了,容易引起六胞胎情绪变化,容易导致合作失败。”


“但是那些在优点面前就都不算什么了。”


“简单的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恶松,拥有六胞胎所有的负面感情。”


与之相对应的自然是神松,就神松自己的感受而言,只要周围人对六子的观感好,他就会感到幸福。看上去很简单,但因为对象是六胞胎,反而做不到。


正因如此,虽然从诞生之时就一直在一起,但神松完全不想理解恶松。不想明白对方的感受,不想理解对方的本质,因为从一开始就是对立的,只有对方痛苦自己才能快乐,毫无通融可能的关系。


“爱意这种东西本来应该是神松你那边的,但或许是因为乱伦关系,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这份爱意以恶意的形式表达,渐渐混淆,变成了我的东西。”


在最初合作之时神松就知道了,毕竟是合作的起源。


“因为社会上遇到的挫折,以一松的恶意表达和空松的接受为开端,其余人将其他东西也都发泄在了空松身上。那些行为无疑是恶意的,所以也是我的东西。”


“以你神松无法忍受离体造成的结果,可以反推出如果我恶松离体,六子都会被善意占据。”


“所以作为交换,将松野空松给我,其余人给你。达成交易。”


“为什么我会做这笔交易呢?当然是因为十四松了。”


神松一惊,但恶松没管他继续着自己的言论。


“松野十四松的恶意真的是恐怖到极点呢……这份恶意足够我用一辈子的了,毕竟我们也是兄弟啊,我希望你活下去,这样也能通向happyend何乐而不为……我收下了~”


随着恶松语言的停顿,他的指尖多了一颗黑色球状物。


神松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十四松……你做了什么!”


恶松一改之前的科普模样,笑了起来,“不过是撒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谎而已,用来完成约定而已。当初说好的吧,其余人都给你啊。”


神松没听恶松的话,他找到了偷听的十四松,无论怎么拍都没办法让十四松清醒过来,便拼命地将刚刚得到的,他理论上最为渴求的善意往十四松的身体中送去。但那还是没用。他往恶松这边望了一眼,最终化作一片白光,投入了六子的身体里。


恶松安静的看着,他看着十四松慢慢爬起,看着十四松急忙叫醒空松,看着空松清醒过来在看到时间后将钱包塞给十四松急忙往家里方向跑回去的姿态,笑了。


空松不知道自己怎么折腾到那么晚,他急忙跑回了家,打开了家门。


‘还在……’他这样想着,一下子卸了力,瘫在地上闭上了眼大口大口喘气。忽的一阵冰凉,他对上了一双红色的眼睛。


是他的brother。


又是一阵冰凉,这次他看见了动作,是brother在给他倒水。他急忙闭上眼张口接着。因为是躺着喝,还被呛到了。


他想翻身。


于是brother将他踢到一边,身体侧了起来,多亏这个,他把水咳了出来。一抬头,虽然视线还是模糊的,但紫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是brother。


“对不起……没有按时回来,对不起brother……对不起……”空松努力的想表达歉意,但脑袋空空想不到什么词汇,只能反复的说对不起。


他感到衣服被剥掉,肩膀被用力的咬了几下,然后就结束了……然后就结束了?的确结束了。他们躺在床上,brother拥抱着他。空松觉得这样不行,但实在没力气了,所有的想法只是一打转,就消失在了梦中。


这样当然是不行的。看到这样的空松,以恶松的本能自然是想做想玩弄想欺负。


但今天已经收获够多了,所以放到以后也可以。


恶松不会去批判神松那种想被人发现的心理,因为他自己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样。但不同的是,他比神松强,所以他将十四松做成“罪人”,使十四松走向善与恶的一端借以将十四松变得可控。他找到了正确的方式。无论徘徊在心中的这份感情名为何,空松已经成为了他的核,而他也已经成为失去兄弟的空松新的brother。


所有的阻碍都已被铲除。不必畏惧什么,不必害怕什么,不必担忧什么,这是他的happyend。


于是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安然入睡。


【一カラ】关于松野家四男最近无差别黏人的事 2

这段完全垃圾。也应该没有能力去填1的坑了。删tag,留作黑历史。




【一カラ】关于松野家四男最近无差别黏人的事 2


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真是一件荒谬的事。


明明知道都是一张脸,但就是会不讲道理的觉得他更可爱一点。


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青梅竹马大都不会萌生出恋爱的感情,更何况是从肚子里就一直在一起的亲兄弟。


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真是一件愚蠢的事。


明明知道不会有人接受不会有人认可不会有人肯定,但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将这份心情释放出来。


为什么只有自己这样。


为什么这份心情只有自己能承受。


为什么你不知道啊。


想要告白。


松野一松想要告白。


“想要告白吗……真是青春啊。”


这种事情不能告诉兄弟,但也不能路上随便拉一个人说话。


想来想去,大裤衩博士简直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那又怎样?”


“虽然是这样说,但我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啊,这种事情还是得看你自己吧。”


“是这样啊……再见。”一松转身就走。


“等等,替代品的话应该还是有的。”


于是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约摸着差不多到了时间,一松轻车熟路地钻进了巷子,从口袋中掏出了垃圾袋。


他蹲在那里安静地等着,直至脑袋中传来一阵眩晕感,急忙撑开袋子,以来接住口中止不住吐出的绿色黏液。


人类永远无法习惯负面感受,其中自然包括呕吐感。脑袋会僵硬,身体会无力,无法控制的感觉让人焦躁不安。


就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噩梦一般,一松瘫靠着墙。


“差不多该做了吧。”


他眨了眨眼,才意识到刚刚的声音是他自己发出来的。


现在的一松,患有名叫“花吐症”的病。


据大裤衩说,这种病是玩游戏后一时兴起的研究。尽管出现的是那么任性,但对于一松来说,只要能帮到他,源头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


于是他咽下了名为geruge的虫子。


geruge称不上可爱,甚至有点恶心,它就像一只紫色的无壳蜗牛,在被一松观察时,它扭动着身体,吐出了难以消除的绿色黏液。大裤衩示意他把用手指去沾那黏液,说那便是花吐症的菌种。


据大裤衩的说法,这是一只渴爱的虫子。


花吐症将他的恋心具现化作了花的种子,geruge便是想要吃花的虫子。如果不让花盛开,geruge无法吃到花,便会以日常食物作为代替以搪塞腹中的饥饿感,然后定期吐出。要想让geruge停止吐出汁液,要么让geruge吃到那朵花后被花醉死,要么服下“解药”将geruge和种子一并杀死。


在这样的病症中,最让一松痛苦的,不是定时的呕吐,而是漫漫长夜的煎熬。


为了得到名为爱意的养分,为了开出花朵,种子会制造出虚幻的梦境,来促使宿主展开行动。


他梦见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美妙的东西,但那毕竟是虚伪的,于是每个梦的最后,都是以毁灭作为结尾。


这是痛苦的,但也是有效的。于是在梦醒之后,一松毫不犹豫地咽下了geruge。


……是一样的。


他不知为何,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搞不懂,也不想去搞懂。


在这样的交击下,他想做点什么了。


最差不过连同这片恋心一并杀掉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将袋子扎好,扔到了垃圾箱。虽然说是菌种,但效果只有30分钟的保质期。而且没有geruge的滋养,最多也就是做几天梦而已,于是他选择了自行处理。


他猫着背走出了巷子。没有回头。


于是他并没有看到尾随他的兄弟们。

ES 星期三的一些背景设定

设定的问题非常多,希望没有误导大家。退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