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L箱子

おそカラ/12 宗教松 无题

才发现标题没注CP可能引起他人困扰,CP是おそカラ/12。如果之前有21的朋友不小心点进来抱歉了。

空松part番外http://boneand.lofter.com/post/1d28bc5e_9ee01df

写完的感想和大纲http://boneand.lofter.com/post/1d28bc5e_9ee8f2a

小修了一些句子。

说起来为什么没人评价……

这边一开始是小松和阿松混打的之后统一改成小松刚刚修改的时候才发现漏了一个……我都怀疑是我自己注册小号点的喜欢……



1

小镇来了个神父。


他年龄不大,少年身段,娃娃脸。粗粗的眉毛,湖水一般明亮的眼睛,虽然很稚嫩,但他关心小镇的一切,积极帮助大家,性情温和,从未有人见过他生气的样子。他走路时从来没有现在小伙子一样毛毛糙糙的感觉,一步一步,踏实而稳重。他是个好神父。


但他一定很穷。


虽然脖子上有戴着金制的十字架,但他一定很穷。要么是物质上的,要么是社交上的。


但不管他是富是穷,他是个神父,而且还很虔诚的样子,这就够了。


如果他死了,只能说明他不够虔诚。



2


深夜,少年持灯走在路上,他走的很是急促,靴子在土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空松先生,夜晚请一定不要出去。这里的夜晚很危险。”


虽然被这样叮嘱了,但他还是出来了。


‘声音应该就在这一带。’


那是人类的呻吟声,听起来非常痛苦。


他觉得不能放着不管。


黑暗的环境下,声音被无限放大,很轻松就确定了方向。


血的味道带着冰冷的腥气,越往前走越让人浑身发冷。


“啪叽。”


那是踩到水的声音,也是踩到血的声音。


血顺着地面蔓延开来,但即使看到了这么多血,却还是没有看到伤者的身影。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血,那人一定活不下来了。


但呻吟声只是微弱了一些,还没有停止。


他提起了灯,瞳孔瞬间一缩。


他看到了翅膀。


如蝙蝠一般形状的黑色肉翼一颤一颤的,是活的。


是恶魔。


恶魔似乎感到了有人来,挣扎着想要起来,但那只是徒然。每一次尝试着起身都只是徒劳,应该是由于伤口被挤压的关系,从腹部涌出更多的血。最后他瘫在那里一动不动,只得任人宰割。


看上去很凄惨的样子。


他眨了眨眼,眼皮半阖,向后倒退着走,直到再也看不见恶魔,然后才转身慢慢走了。


他的脚步很稳,如白天一般。


喘息声仍未停止,身后却传来了风声。


将灯向后扔去,左腿一个使力迅速转身,鞋跟与地面发生了摩擦,推起了一小堆土。一个闷响,灯被劈到了路边,裂了。


是恶魔。


虽然灯灭了,但因为有个提前适应的阶段,倒也没多不适。


恶魔的眼睛是红色的,很亮,空松没有见过红宝石,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恶魔的眼睛如红宝石一样。


“好久没见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了。”恶魔的声音带着笑意。声音与喘息声交织,之前听上去还显得极其痛苦的喘息声一下子变得乏味无力。恶魔打了个响指,喘息声这才停止。


“你没受伤啊……所以,要打吗?”空松的声音一开始还和平时一样,句尾却不禁高昂了起来。


“哈!当然!”


3


恶魔的速度非常快,神父的力气却强的不像人。两个人都不是魔法系的,打起架来每一拳都是肉与肉的撞击。


到最后,两个人都喘着粗气瘫倒在地,不分胜负。


“喂,我说,你为什么是那个反应啊。”


“什么反应?”


“听那些杂碎的话晚上一步都不出,但稍微弄出点声音就连刀都不带就出来了。”


“我带刀了。”说完从腿上抽出一把银刀。


“……为什么不用。”


“看着你用拳头,下意识就用拳头了。”


“笨蛋吗……出来既没有像蠢货一样想要救我,也没有吓得乱逃,更没有试图终结掉我。你这家伙奇怪过头了吧。”


“你没有伤害镇上的人,但你是个恶魔。”


“太无情了吧,死了怎么办!”


“你不是恶魔吗?”


“要是我活了下来对那些杂碎出手怎么办?”


“我会杀了你为大家报仇的。”


恶魔只手撑头望向神父,在察觉到视线后,神父回望过来,眼神好像在问怎么了。


恶魔不自觉发出了笑声。


“你这家伙,真的是个神父?”


“我是神父啊。”


他自己没注意到吧,但恶魔一直看着他,自然注意到之前还很自然对视的他下意识的逃避了恶魔的眼睛这件事。


“你不是神父,你不属于这里。”恶魔可以断定。


“我是。”


“虔诚的绝对会反驳杂碎这种话,不虔诚的早就谈起了牟利的话题,狂信徒可不会为普通人报仇。你是哪种?”


他躲避着恶魔的视线,最终躲无可躲,只得重新对视。


“好吧,我不是。”在对视着承认后,他望向夜空,好像卸下什么负担一样,虽然似乎也没有背很久的样子。


“为什么来当神父?你不属于这里。”


“镇上的大家看到了十字架,以为我是神父。”他从衣服里拽出了一个十字架,金色的十字架闪闪发光。


“于是你就去做小神父了?”


“他们需要我。”


恶魔挠了挠头。


“我挺懒的,就爱呆一个地方,但我对神父的经验很丰富,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这个小镇里在我之前的神父都被你杀了?”


“你知道?”


“毕竟我根本不知道神父该做什么,但大家都没说什么。”


“你不属于这里。”


“他们需要我。”


恶魔感觉这个神父哪里一定坏掉了。


“你叫什么名字?”


“空松。”


“叫我小松好了,我还会再找你的。”


说完恶魔爬了起来,抖了抖翅膀,准备离去。


“小松……再见。”


“再见,空松。”


毫无疑问,空松不符合传统意义上的正确,缺乏任何感情为主轴的内涵,有着极大的空洞,而那空洞难以修复,总有一天,空松会被那空洞所吞噬。但恶魔被这样的他吸引了。


说恶魔见惯了所谓的正确只是寻新鲜也无所谓,毕竟恶魔不会在意所谓的说法。


想要就去要,想做就去做,随心所欲,这就是恶魔的本性。


况且,被吸引的可不止恶魔一方。


4


“哟,小松,今天的天气也是very good!”


“你在搞什么啊。”


恶魔觉得自己已经被打败了。


为什么要贴胡子?


为什么要戴着单片镜?


为什么要把项链挂在领子外面?


那种奇奇怪怪的腔调是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上去很棒吧!”


“哪里棒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恶魔和神父莫名其妙的就熟了起来。


“这样看上去不就很像神父了吗?”


“你对神父有什么误解……”


“就像这张图上一样啊。”


图上绘的似乎是一名知名神父的画像,相较来看,空松的确是按照画像上的打扮来做的。


但不管怎么看都充满了不适合的气息。


“这样不适合你。”


“……是这样吗……”


“为什么会突然想这样打扮?”


“被……被小孩子说不像神父了……”


“别管小孩子怎么想,那些东西收起来吧。”


空松平时做事情都很干脆利落,但现在半天过去才收拾好。


“好了……”


然而眼神还是会下意识瞄向那些装备。


“有那么喜欢吗?”


“不觉得很帅气吗?”


恶魔当然不觉得。


但这应该是他与空松相遇以来第一次发现空松对某个事物有着所谓的执念。


“你要是那么喜欢的话就穿吧……也不是很糟糕。”


“真的?谢谢!”空松像是被家长总算允诺糖果的小孩子般笑了。


恶魔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笑容。


以前空松去村子里帮忙的时候,因为实在过于无聊,恶魔就去看他做什么,结果发现只会变得更无聊。


虽然会笑的很温柔,但那笑容太过流露于表面,就像面具一样。


‘好吧,也不是那么糟糕。’


不过比起衣服品味的事情,或许还有更重要的事。


“为什么要向我道谢?”


为什么关系会变成现在这样?


起初恶魔觉得自己找到了可以随时撩一下打的很爽的新玩具。


但现在这种是怎么回事?


很奇怪吧!


“因为……因为……因为小松对神父很熟品味很好帮我推荐了衣服!”


‘我才不会推荐这种衣服!’


“比起那个,要到饭点了,想吃什么BROTHER?”他慌里慌张的转移话题。


‘如果没有练习很久不可能慌张的时候还这么说。’


小松觉得空松的音调带着一股黏糊的气息。很奇怪,但不讨厌。


“……你看就好。”


因为空松一直都是一个人居住,所以料理方面自然都由他自己经手。


恶魔虽然也是,但他对食物的要求一直无所谓,随便东搞一点西搞一点就好了。


于是两个人相识之后,食物方面自然就这样蹭上去了。


大概也就这种时候,恶魔会觉得空松过于有耐心是件好事了。


‘算了,这样也不坏。’


或许恶魔是有享受这种感觉?谁也说不准,毕竟就连最为遵循欲望的恶魔也说不清。


5


“为什么大家会说我很痛呢?”


‘放任他就会出现这种事啊。’


光是看着神父这身打扮,恶魔就觉得身体哪里隐隐作痛。


已经不是能形容的痛了……不知道哪里痛但总之就是痛。


但看着那张脸,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很痛,但空松是真心喜欢这身打扮的。


“你这样就好。”


“是这样吗……”听到这样的话,空松不知道为何并没有非常高兴。


然后生病了。


一直以来体质都很好的空松生病了。


恶魔并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什么都做不了,幸好镇上的人们发现了前来帮忙照顾。


‘为什么会这样无力呢?’


‘为什么……还没有醒呢?’


已经一整天了。


从早上发现他病倒,直到现在深夜等到医生和照顾的人走后才能前来探望,空松似乎一直没有醒过,要这样的话进食都做不到。


不希望这个人死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关系会变成这个样子但不希望他死掉。


但恶魔什么都做不了。


“你不要死。”


“你死了,我就去把他们都杀了。”


“你不能死。”


“你不可能这么弱。”


“你可是能和我打的人类。”


“你不会死。”


直到天色发白,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空松都没有醒。


最终恶魔什么都做不了。


6


空松最后还是醒了过来,镇上平时相熟的人都过来看望了一番,庆祝他从死神那里逃了回来。


恶魔没有来。


虽然生病的时候很痛苦。但现在更加痛苦。


‘出了什么事了?’


‘因为什么事耽误了?’


‘还是因为自己太弱而丧失兴趣了?’


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比起对方平安无事更希望对方受伤。


“神父先生身体还没好吗……别硬撑赶快让医生来看一下吧。”


“没有这种事!”他下意识的喊了出来。“啊……对不起……”


“平时的神父说的应该是……应该是那个叫什么……nothing?嗯,应该是这个?而且也不会穿的这么简单。”老人和蔼的笑了。“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希望能尽快解决呢。”


“……谢谢您的关心。”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本来以为自己和对方至少已经成为了朋友,结果不是吗……


好痛苦。


好痛苦啊。


为什么会如此痛苦?


“咕……嘎啊……”嗓子发出了不像样的声音。


哭了。


说到底空松并不是多坚强的人,虽然力气很强,但实际上是个胆小爱哭的家伙。


虽然希望自己变得强大,也努力做出很强的样子,但并不是想要怎样就可以变成怎样。


恶魔今天也没有来。


今天也没有来。


今天也没有。


……


“哟,好久不见。”已经能正常工作的空松,在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回到家里终于看见了懒洋洋的恶魔。


想要说很多。


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没有来?没有让你失望吗?诸如此类,想说很多。


本以为会忍不住哭出来,本以为可以冷漠的问为什么回来,本以为会忍不住揍他一拳,本以为本以为本以为……


但最后。


“好久不见,想吃点什么吗?”


“比起那个,打一架吧。”


“等我一下。”


不如以往的环境和身份,现在空松更为受大家尊重,因为身份的关系,经常收到馈赠,普通一点的就是水果蔬菜,好一点的就是银质物品了。


大量的银质小刀,一把银质折叠刀以及轻便的套装,虽然很简单,但也好过什么都没有。


虽说圣水只要用普通的水祈祷就好,但不知道自己这种伪神父的祈祷能不能奏效,用的从隔壁镇神父派放的圣水,只够给5把小刀和折叠刀上涂层。其他的就只能用自己做的圣水。


没谁想输,但这次胜者只有一个。


7


“你输了,不可能杀死我了。”


啊……输了。


尽管准备了很多,但空松还是输了。


他等待着恶魔最后的处决。


小松是怎么成为恶魔的呢?过了这么多年,他早就不记得了。


空松死了就是终结吗?不一定,虽然很痛,虽然是个笨蛋,但他确实是个好神父,死了很有可能成为天使。


但小松宁愿空松被死神带走也不愿意他成为天使。


是啊,恶魔就是这么自私,但比起彻底对立,他宁愿等待下个轮回。


‘如果对立了,那家伙一定会哭出来的,毕竟是个爱哭鬼。’


‘根本不可能打起来,会逃的吧,会伤害自己吧。那么笨的脑袋怎么可能处理得了这种事情。’


瓶子里装满了血液,月光之下闪烁着诡秘的光芒。


“这里面是恶魔的血,喝下它。”


‘我不想你被死神带走,也不想你成为天使。’


‘所以,和我一起变成恶魔吧。’


‘即使准备了这么久,空松的道具那么简陋,但还是差点输掉。如果变成恶魔,一定能变成很强的恶魔吧。’


如果喝下恶魔的血都无法变成恶魔,那就再没办法了。


‘不再为人,背弃他人的需求一定会很痛苦,但如果痛苦,就来杀掉我吧。’


“不喝的话,我就把他们都杀掉。”小松看向窗外,“他们不够的话,就更远一点,再不够就……”


“咕噜。”


喝了血会怎样?会很痛?会死掉?会不再为人?会无法做神父?那些都无所谓了。


‘既然都输了,只要不是被他亲手杀掉就好。’


那份会令自己痛苦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虽然还没搞懂,但已经无所谓了。


‘已经不想去搞懂了。’


很热,很痛,宛如被烈焰燃烧,火苗爬上肌肤,灼烧着,发出了难闻的味道,那味道充斥着鼻腔,让人眩晕,让人痛苦。


“空松!”


‘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脸呢?’


‘为什么想要抱住他哭呢?’


‘不要看我。’


‘不要过来。’


‘走开。’


‘不行。’


“别过来!”


8


空松并没有成为恶魔,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从未出现过的例子的确出现了。


直至目前为止,喝血产生的作用似乎只有杀死空松,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生气,也就是生命力正在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消散。


“哈啊……唔!”


‘他真可爱。’


明明才结束了一轮,看着那湿漉漉的眼睛,小松又忍不住了。


‘明明是个笨蛋,身体却很敏感,声音也好听过头了。’


从晚上开始持续到天亮,这已经成为了每天的日常。


“来做吧。”


“不做的话,我就把他们都杀掉。”


于是做了。


‘我不后悔。’


小松是恶魔,恶魔想要就会去要,想做就会去做。


‘就算不喜欢我,我也不后悔。’


不管会被怎么看,抱住这个人的感觉真是太好了。让他因自己而变化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两个人的身体契合的很好,即使是一开始也没有痛。


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空松至今没有在做的时候叫过小松的名字。


如果空松会被死神带走,小松就一起走,如果空松会变成天使,就把他杀掉然后一起走。小松是这样决定了的。


未来已经可以预料到,不妨趁此时享受能够享受的。


然而真的能享受吗?


“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小松递给了空松刀。


他想通了。


结束吧。


靠着对方没有过去的记忆趁火打劫?一起消除记忆凭借所谓的因缘碰在一起的几率?


那样的感情算什么?


算了吧。


空松会变成这样,全是他的原因。


他明明可以拥有更好的人生。


就这样结束吧。


“什么都可以吗?”


“什么都可以,打也好,砍也好,让我死也没关系,我不会反抗。”


“……我不想那样。”


小松笑了出来。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一拳过来也好,拿刀戳过来也好。


不管是谁被这样对待都会生气吧。


即使是最初的空松,也会生气吧。


为什么会这样?


‘我毁了他。’


‘没有办法弥补了。’


他本以为出了什么事,至少来世可以弥补,但是没办法了。


恶魔肆意妄为,恶魔随心所欲,因为恶魔不会有感情上的亏欠,因为恶魔不会愧疚。


‘我毁了他。’


没办法看着眼前的人,简直多呼吸一秒都困难。


“不要走!你说过什么都可以的吧!”



小松抓到了最后的一根稻草。


“是啊,什么都可以哦。”


“坐过来。”


小松顺应指令坐下。


然后他看见那双蓝眼睛过来了,嘴唇——也只有嘴唇,被轻轻的碰了碰。他下意识张开了嘴,软绵绵的舌头进来了。


那是一个吻。


小松下意识的夺回了主导权,他几乎熟悉空松身体的全部。并且在感觉到空松身体快要软了的时候抱住了对方的腰。


一吻结束,两个人喘着气。


“为什么?”打破平静的是空松。


小松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什么?”


“为什么小松的脸不会红。”


“因为我的技术比你好。比起那个,为什么这样……?”


“我……应该是想做这样的事的。”


明白了。


“还想做什么事吗?”小松的语气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


“什么……我不知道。”


“你喜欢我。”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说通了。


“不可能!我不可能喜欢小松。”


“为什么?”


“我们都是男性……”


“如果这个世界上男性是可以恋爱的呢?”


“……不可能有那样的世界。”


全部明白了。


“那空松,告诉我你对我的感情,如果你不说,我就把所有人都杀了。”


“告诉我。”


他看着空松,不管空松再怎么躲避,决不转移视线。


“我……”


“不会有人有意见的,告诉我。”


“不行……不行……!不要看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看我!”


小松呼了口气,他低下头,闭上了眼。


“空松,我没有看你了,所以听我说吧。”


“空松,我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


“……”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


“告诉我吧,我想知道你对我的感情。”


空松哭了。


“……我……我喜欢小松……”空松说的很费劲,声音很小,像是从嘴唇里硬挤出来一样。但即使如此,小松也好好的听到了。


‘太好了。’


“是两情相悦的啊……太好了……”


知道这件事之后,他觉得不管怎样都可以了。


不管以后会遇到什么,只要知道是两情相悦的,就可以走下去了。


“……我喜欢小松我喜欢小松我喜欢小松我喜欢小松喜欢喜欢喜欢喜欢你我喜欢你!”


仿佛被解开了禁锢,空松的声音逐渐增大,如此不断的诉说着。


“啊……我知道。”


有什么气体鼓动着。


有什么在吱吱作响。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痛感瞬间激发,空松下意识蜷起了身体。


“空松!空松!”


‘又是这样。’


‘为什么。’


‘我当时为什么那样。’


‘不是百分百的概率为什么要试。’


生气消散的速度只能说恐怖了,小松展开了肉翼。


‘我会一起的。’


‘现在做错的事,无论如何我都会弥补的。’


随着“噗”的两声响起。生气停住了。小松下意识抬起了头。


那是皮肤被骨头刺破的声音。


时间在停住一秒之后迅速恢复。骨头如树枝般分叉形成骨翼,之前外泄出去的生气被聚集起来向骨头聚集,一点一点的化为皮肉。


‘成功了。’


虽然疼痛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但似乎通过生气的补充,空松逐渐清醒过来。


“小松……发生了什么……”


“空松,你变成恶魔了。”


“诶!”他瞪大了眼睛,好像这才发现身体多了两个器官。“为什么……”


“因为那瓶血的缘故。因为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想办法把你变成恶魔了。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喜欢小松。”空松语速还有点慢,但话语结束后释然的笑了出来。


“不过,虽然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那些需要你的人,但是为了我自己,还是要再提出一个请求。”


“我需要你,留在我身边。”


“嘛,没办法呢!”空松笑着说,“我答应你。”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