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L箱子

保留组中的筋肉松,214于是142/十カラ,十四第一人称。


努力把萌到这边的点写出来了,能戳到你我很高兴,戳不到你是我笔力问题。


本来还想写很多,比如六子工作分析,十四松感想,延伸很多东西,但想了想214安安静静的筋肉松就好。


有个人揣测的十四想法。


欢迎评论聊天讨论。




“抱歉,十四松,能先出去一下吗?给你钱,去打小钢珠如何?”


空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又要吵了。


“钱就不用了,小钢珠还是两个人一起玩比较有意思。我去练习棒球,下次一起去玩小钢珠吧。”


原因是我。


“嗯,下次一起。”


但奇怪的是,虽然哥哥们因为我而吵架,但我却很高兴。


爸爸妈妈死去之后,我们终于到了分家的时候。


一开始我以为自己会和一松一起离开,因为我两个从小就一起长大,关系很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我们两个身上的某些地方是互补着的。但是一松却是最早离开家的,因为猫检二级和他自身的原因最快的找到了工作,虽然大家有劝说,但他还是秉着“不给家里添负担”的走了。接下来是totti,totti本身就是很常识的那种类型,工作也很快的找到了,在一松哥哥离开之后就很快的离开了。


最后就是轻松哥哥,空松哥哥和我。


我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总之那天空松哥哥跟我说一起走吧,我就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虽然分了家,但是大家还是时不时的聚在一起,我觉得这样也很好。


然后,现在对于我以后的问题,哥哥们产生了分歧。


轻松哥哥认为我和从前一样就好,但是空松哥哥希望能为我找到一份适合我的工作。


说实在,我不太擅长面对他人。


小的时候一直按照爸爸妈妈的期望,努力的和他人相处。


但是人类真的好奇怪。


一边笑着一边打别人,说一些会让对方难受的话,然后说这才是正确这才是适合对方的形式。老师也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太明白。


社会是那样的吗?


我不太想适应社会了。


说实在的,大家说的neet不好什么的,我完全感觉不出来。钱总是会有的,只是没有工作什么的没什么大不了。


当然我没有告诉哥哥们我有金钱来源。如果告诉他们,就不会引发争吵吧。


说真的,空松哥哥真的是个奇怪的人。


为什么要为我找工作呢?我看起来很像适合工作的人吗?我不觉得。我没法适应社会,社会也不会需要我。


就算出于什么所谓哥哥的责任心也太奇怪了吧,毕竟社会不需要我这种事情一看就知道了,但也不是嫌麻烦,我对吃的本来就不算很挑剔,如果觉得我很麻烦就不应该带我走,毕竟还有小松哥哥在,交给长男就好了。


他真是个奇怪的人。


其实我挺能理解一松为什么会欺负他。毕竟逗他真的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就算已经急的跺脚,但却因为别人擅自的要求而等待,就算对他做出什么差劲的事情,只要让自己看上去初衷是好的,给他一个好的理由,就能被他接受。


一松哥哥也是知道这点的吧,因此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但故意没有给理由。


我不太明白,但是我觉得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差不多到时间了,回家吧。


敲门,是空松哥哥开的门。他身上系着围裙,在做饭的样子。


“忘带钥匙了吗?下次要记着啊。”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


虽然我没有忘带,但没必要说这个。“我回家了,今天吃什么?”


“天妇罗。东西放下赶快洗个澡吧,水已经烧好了。”


分家之后,以前那种一定要一起洗的执念似乎也因为工作后混乱的作息时间淡去了。


“轻松哥哥呢?”


“他散步去了,晚饭的时候就会回来了。”


啊。


“空松哥哥。”


又来了。


“怎么了?”


“不用给我找工作也没问题。”


他愣了一下,笑着说,“你又来了。”


“不用想那些有的没的,你是天才,现在没有找到工作不过是没有找到相性好的环境而已,这种小事交给哥哥就好。”


虽然不懂为什么,虽然已经很多次了,但不管什么时候听着都会很高兴。


这种事情会上瘾的。


不过我没有撒谎,应该没有问题。


我只是有私下有找过一松面试,而且不小心声音太大让其他人知道了而已。


“好了,快去洗澡吧,哥哥会做出能发光的金色料理等着你——”


“诶?什么?”


僵住了。


“不,不……没什么。”


真有趣。


“快点去洗吧。别忘了拿换洗衣服。”


“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哥哥为我吵架会开心,但暂时不想考虑那些。不管未来会变得怎样,现在很开心,这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