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L箱子

希生贺 逢魔时刻

绘里第一视角。


夏天的烤肉总是伴随着满满的汗水,虽然那汗水并不能掩盖烤肉的美味,但在出店门时触到新鲜空气的瞬间,大家还是忍不住“呼”地放松了下来。


凛和穗乃果两人拉成一个圆夸张的笑着转着圈圈跑到了队伍的最前端,海未喊着“刚吃完就这样会肚子痛的!”快步向前。虽然并没有什么但小鸟和花阳还是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妮可和真姬不知道在说什么,一会儿一个“什么哦!”“意味不明。”,虽然看起来像是吵架,但现在大家都习惯了她们之间这独特的交流方式。夕阳橙色的光辉与越拉越长的身影揉出了一个奇妙的构图,明明如日常一般温馨,但不知道为何我的脑海里蹦出了四个字。


逢魔时刻。


我忍不住看向了右侧。因为烤肉温度的关系,虽然出门之前大家都有到洗手间进行整理,但汗湿的头发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搞定的。希的头发已不复出门前悉心编好盘好的精致,而是和我一样简单的束了起来。虽然没有发丝的阻挡使我清楚地看清了她的侧颜,但我看不懂她的表情。


那是幸福?还是落寞?亦或是其他?


好复杂啊。


好安静啊。


我勾了勾她的手指:“在想什么呢?”


虽然学习成绩很好,但我就做人方面来说并不是什么非常聪明的人。如果是我变成了现在希的样子,而希陪伴在这样的我身边,她一定可以看得懂这样的表情,也一定能够做出最棒的应答,或是说出非常轻松且能开导人的话语,或是用肢体语言让人安心。希就是这么厉害的人。我不是希,我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可以告诉我吗?”


但是我一定得做点什么。


如果别人不行的花


“在想啊……咱真幸福呢。”


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她一定有想说什么。


“真的非常感谢神明,让咱遇到大家。真的非常幸福啊。咱真是幸运呢,能够遇到大家……一定,咱一定是做了超大量的好事呢。”


她这样笑着说。


“好了,要走快点啦。大家都在等咱们呢。”


是这样吗?


大家的身影都变得小小的停住了,其中有一个身影一跳一跳的向这边招着手,大概是凛吧。我们一阵小跑才集合,看来真的是让大家等了很久。在大家的询问下,希一如既往的轻松笑着解决。真不愧是希,我的话一定只能憋出道歉,偶尔还好,如果长期的话一定会降低氛围的。


一切像往常一样。


所以刚刚的那个真的是逢魔时刻?


到了分岔路口,提醒大家回家时要注意安全,我和希的家还有一段顺路,一如既往的两人做最后的陪伴踏上了回家的小道。


很小的时候,我就从祖母的讲述中知道了很多日本奇异古怪的传说,我还记得在我问祖母“如果遇到该怎么办”时,祖母笑着说“就当没看见吧,祖母可不想小绘里被什么东西吸引走了再也不要祖母了”。


快到分开的时候了。


“绘里亲到底有没有听咱说话啊。明明今天是咱的生日。小希好伤心啊。”


“我也是!”


很奇怪吧。明明希刚刚一直在跟我说话,我也有时间,然而我就是没有听,而是想着刚才的希,想着她的话语,想着她的表情,以至于做出了这样失礼的举动。


但我无法控制。


现在依旧无法控制。


不顾别人要不要听一昧地自说自话真是太奇怪了。


“如果我和希的相遇需要做超大量的好事,那么希只要做大量就好!”


我在说什么啊。


“因为……因为我也会做大量的!”


我都说了什么啊!


希睁大了眼睛。


看不懂……但是快说点什么吧绚濑绘里!


“我……谢谢你一直照顾我,虽然已经说过了但是再多说一遍也不为过吧,谢谢你一直照顾我……今后,今后也!”


虽然很奇怪,虽然很失礼,但无论如何,都想要传达的这份心情。


“今后也请多关照了!”


我看见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就被拥入怀中。


“……希?”


“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稍微一下子。现在不想被绘里亲看到脸。”


她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其实,我看不懂希的表情。”


……还能再用力的啊。


“所以?”


“所以,我不明白,然后,想明白。”


这份心情是怎样的呢?


自我们相遇以来,每当我苦恼时,希都会及时发现,并给予我帮助。然而当希感到苦恼时,我却无能为力。


不想让她苦恼。


想要帮助她。


我不是聪明的人,不会做出最佳的应答。


但如果只是说出来的话,就算是我也是可以做得到的。


“真是的……绘里亲,真的好狡猾哦。”


“诶,是吗?”


我狡猾吗?


希收回了手臂,她将手背在身来,眨了眨眼睛:


“是哟,超级狡猾的。所以觉悟吧!咱绝对会好好关照绘里亲的!”


希终于变回了平时的希,所以我的做法是正确的吗?


无论如何,太好了。


“嗯,拜托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