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L箱子

【一カラ】关于松野家四男最近无差别黏人的事 2

这段完全垃圾。也应该没有能力去填1的坑了。删tag,留作黑历史。




【一カラ】关于松野家四男最近无差别黏人的事 2


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真是一件荒谬的事。


明明知道都是一张脸,但就是会不讲道理的觉得他更可爱一点。


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青梅竹马大都不会萌生出恋爱的感情,更何况是从肚子里就一直在一起的亲兄弟。


喜欢上自己的哥哥真是一件愚蠢的事。


明明知道不会有人接受不会有人认可不会有人肯定,但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将这份心情释放出来。


为什么只有自己这样。


为什么这份心情只有自己能承受。


为什么你不知道啊。


想要告白。


松野一松想要告白。


“想要告白吗……真是青春啊。”


这种事情不能告诉兄弟,但也不能路上随便拉一个人说话。


想来想去,大裤衩博士简直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那又怎样?”


“虽然是这样说,但我也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啊,这种事情还是得看你自己吧。”


“是这样啊……再见。”一松转身就走。


“等等,替代品的话应该还是有的。”


于是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约摸着差不多到了时间,一松轻车熟路地钻进了巷子,从口袋中掏出了垃圾袋。


他蹲在那里安静地等着,直至脑袋中传来一阵眩晕感,急忙撑开袋子,以来接住口中止不住吐出的绿色黏液。


人类永远无法习惯负面感受,其中自然包括呕吐感。脑袋会僵硬,身体会无力,无法控制的感觉让人焦躁不安。


就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噩梦一般,一松瘫靠着墙。


“差不多该做了吧。”


他眨了眨眼,才意识到刚刚的声音是他自己发出来的。


现在的一松,患有名叫“花吐症”的病。


据大裤衩说,这种病是玩游戏后一时兴起的研究。尽管出现的是那么任性,但对于一松来说,只要能帮到他,源头什么的根本就无所谓。


于是他咽下了名为geruge的虫子。


geruge称不上可爱,甚至有点恶心,它就像一只紫色的无壳蜗牛,在被一松观察时,它扭动着身体,吐出了难以消除的绿色黏液。大裤衩示意他把用手指去沾那黏液,说那便是花吐症的菌种。


据大裤衩的说法,这是一只渴爱的虫子。


花吐症将他的恋心具现化作了花的种子,geruge便是想要吃花的虫子。如果不让花盛开,geruge无法吃到花,便会以日常食物作为代替以搪塞腹中的饥饿感,然后定期吐出。要想让geruge停止吐出汁液,要么让geruge吃到那朵花后被花醉死,要么服下“解药”将geruge和种子一并杀死。


在这样的病症中,最让一松痛苦的,不是定时的呕吐,而是漫漫长夜的煎熬。


为了得到名为爱意的养分,为了开出花朵,种子会制造出虚幻的梦境,来促使宿主展开行动。


他梦见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美妙的东西,但那毕竟是虚伪的,于是每个梦的最后,都是以毁灭作为结尾。


这是痛苦的,但也是有效的。于是在梦醒之后,一松毫不犹豫地咽下了geruge。


……是一样的。


他不知为何,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搞不懂,也不想去搞懂。


在这样的交击下,他想做点什么了。


最差不过连同这片恋心一并杀掉吧。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将袋子扎好,扔到了垃圾箱。虽然说是菌种,但效果只有30分钟的保质期。而且没有geruge的滋养,最多也就是做几天梦而已,于是他选择了自行处理。


他猫着背走出了巷子。没有回头。


于是他并没有看到尾随他的兄弟们。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