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L箱子

晃零 黄金周


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出来老零有试着切换人称,但打俺太突兀了,就这样吧。


禁剧情丧心病狂。写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牵扯到了看到的剧透。不能确认准确性,就先这样吧。


我尽力不OOC了。


就这样了。






大神晃牙环顾四周,迅速地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轻音部的大门。

 

现在是黄金周的傍晚,按理说大家应该都各过各的去了,即使有练习,也应该已经结束了。但以免万一,他还是尽可能的放轻了动作,溜进去后小心地合上了门。

 

选择大好的假日来这里的理由或许很滑稽,但大神晃牙是发自内心的好奇。

 

他想看看朔间零的棺材。

 

尽管平日里朔间零并不排斥大家观看,甚至是持着欢迎的态度,但在别人面前不可能去说我想看吧。于是便挑了这个时候。

 

‘虽然棺材很大,但毕竟是棺材,不可能很舒服吧?而且棺材盖那么重怎么透气?或许对以前那最强的朔间前辈来说很轻松,但对于现在这个老去的吸血鬼混蛋来说,怎么看也不是个舒适的睡眠空间吧。’

 

毕竟没得到主人的允许,大神本来就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只是好奇心加上冲动让他到了这里。他进屋后犹豫了半天去做心理建设,直至一阵风吹动了他的额发。扭头一看,窗户大开着,黄昏的余晖仿佛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一般,一边故作镇定,一边却偷偷地向后挪着步子。大神不知怎的迁怒了起来,大步上前关上了窗子。他这次没收住力,“啪”地发出了声响。

 

‘下次得盯着那对双胞胎关门,要进了小偷的话朔间前辈的东西怎么办!’他脑袋这样想着,耳朵接受到嘈杂的拉动声。急一转身,正看见朔间零坐在棺材里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不禁失色:“朔间前辈!”

 

‘不小心喊出来了……要被吸血鬼嘲笑了!’他滞住了,满心想着怎么摆脱眼前的困境。

 

“晃牙……梦啊……”

 

应该是刚睡醒,朔间零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在接收到‘朔间前辈’的称呼时,反射性的回了‘晃牙’。

 

大神晃牙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

 

这之间的时间完全是可以计算的,但越算只会越烦躁,便不去管。

 

再次听到时,他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激动。这样的激动一下子压住了他的惊慌和不安。他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

 

他还没想出策略,那边先招了招手:“晃牙……过来。”

 

有酒的味道。

 

晃牙打算先跟着照做,然后慢慢想。他本来想站远一点,但对方一直喊着“再过来一点”,“再过来一点”。直到他坐到棺材边上,对方才心满意足。

 

“真听话。”大神晃牙看着朔间零像猫一样眯起了眼。只觉得太近了。

 

那是他最崇敬最喜欢的人,那个人的手轻抚他的脸颊,手很凉,脸很热。

 

晃牙很早就知道朔间零刚起床的时候体温很低,当时他只觉得很帅。为此还跑去雪地里折腾的发了烧。因为不想耽误训练就没有请假,结果在训练的时候晕倒了。醒来就在保健室。那个人正坐在床上一边喝番茄汁一边看书,看到他醒了后先摸他额头测体温,扶他喝了点温水,然后去叫佐贺美老师。

 

那样的朔间前辈做什么事情都是极有余裕的样子,安静优雅又从容,不会跑着去赶飞机,也不会不顾身体擅自被晒晕。

 

不是说现在的朔间零就不好,但大神晃牙更喜欢以前那样的朔间零。

 

“朔间前辈怎么没回家?”他试探地发问,尝试着找回以前自己说话的感觉。

 

“凛月啊,最近很讨厌吾……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很讨厌我了。完全不想见我。如果回去的话,一定,一定会跑出去吧。他那么单纯,一定会被人骗的……”

 

朔间凛月单纯?晃牙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真的很喜欢小凛啊。’

 

“虽然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晃牙居然在,非常高兴。”

 

大神晃牙下意识睁大了眼睛。他错愕的看向了朔间零,却连没有眨眼的工夫,被一个用力拉倒。

 

“吾辈一直想跟你分享这里。”

 

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有些冷,是空调的冷风,但没有空调臭,多亏了线路附近的通风口。空间很大,枕头很大很软,但也不够两个人,因为倒下的幅度太大,身体和棺材壁发生了碰撞,晃牙虽然没有哼出声来,但还是很快的被塞了一个方形的枕头,两人的身体挤在一起并没有多舒服,但好像暖和了一点,在这个夜晚,大神晃牙因为朔间零向他身侧靠拢而僵硬,听着朔间零的念叨,闻着对方身上的酒气,轻拍朔间零的背直至对方入睡。抽出身体借着手机光照稍稍收拾了下房间,作出没人来过的样子。关上房门。

 

他的胸口诞生出一股奇异的满足感。但那不能分享。他思索着朔间零睡前的话语,那个人对他说希望他“不要太听话了”。他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说出这句话,但他知道这个夜晚不应被人所知。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顺从别人的人,如果那个人希望的话,他可以更不顺从一点。

 

但前提是朔间零会过得很好。大神晃牙希望朔间零过得很好。

 

因为大神晃牙最喜欢朔间零了。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