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YL箱子

FA 玲霞&杰克 温暖的梦

·微R18G

·改第一遍,补完。

·改第二遍,改了标题,加了些注释。 

·IF结局。



虽然是接近于无的微小几率,但并非魔术师的六导玲霞确实获得了圣杯。 


以玲霞那样连供魔都做不到的身体居然取得了圣杯,这绝对是奇迹中的奇迹。但对于玲霞来说,她只是在servant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于是,在即将获得圣杯这般巨大的冲击下,她也只是瞥了一眼圣杯,随即低头看向身边小巧的少女:“按照那些魔术师的说法,现在应该是许愿环节吧。杰克想要什么的话,就跟那个杯子说吧?”玲霞的口气十分随意,毕竟她本来就不是很在意。

 

名为杰克的少女有着灰白色的头发和湖蓝色的眼瞳,以及如人偶一般可爱的脸蛋。如果她一动不动的话,是真的会被当做人偶的。她犹豫了一会儿,认真地说道:“我们想要和妈妈(master)在一起……只要这样就够了。”

 

少女有些自责,她的答案本来应该更果断更确切的,但居然迟疑了……一定是因为这场战争。她不由自主地悲伤了起来。

 

这样的少女,虽然外表依旧很可爱,也的确是一动不动的,但只有极端灵异爱好者才会有兴趣吧。原因自然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的悲伤,绝不是一个人偶,一个小孩子应有的悲伤。真要以小孩子作单位的话,至少也得成千上万吧。在那样可爱的脸庞和那样极端的悲伤袭击下,在大脑觉得可怕之前,身体就会想要逃走了。

 

但玲霞却露出了被感动到的,幸福的笑容。

 

“被杰克这么地喜欢着……妈妈好高兴啊。”

 

玲霞记得很清楚,在最初召唤之时,杰克的愿望分明是“想要回到妈妈的肚子里”。

 

但是现在,杰克的愿望里却带有了(master)的呼唤。

 

‘我成为一个好妈妈了吗?’对于这个问题,玲霞还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但她知道她的心脏跳动得很厉害。这样的感觉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又是何等的美妙。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拥有心脏真是太好了。

 

玲霞情不自禁地蹲下抱住了杰克,而杰克似乎也在这拥抱中放心了,并努力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过了片刻,玲霞才松开了拥抱,她保持着下蹲的姿势认真的看向杰克:“那么,杰克没有别的愿望了吗?”

 

杰克歪了歪脑袋:“没有了哦。”

 

“那么,剩下的愿望就由我来吧。”

 

玲霞闭上了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通过从其他魔术师那里获取的信息,玲霞知道,许愿望的时候,只是“想要幸福”这样笼统的概念,是不行的,于是她私底下也做了大量的功夫去思考。

 

“圣杯哟,倘若能听到的话,请给我以我的身体能够承受的魔术回路。”

 

身体很疼,但与此同时,玲霞感到了自己与杰克之间多了一丝微妙的联系。

 

居然真的成功了。

 

就玲霞的记忆里,自己以往家庭虽然经济条件很不错,但从未提过魔术的事情。她一开始还担心如果自己是普通人该怎么办,想了想,最后选择了现在的愿望。

 

虽然杰克可以通过吃心脏来恢复魔力,但老是这么弄引起注意就不太好了。以玲霞的资质,估计也给不了多少魔力,但总归能少一点是一点。

 

比起与杰克初次相遇的疼痛完全不算什么。她这样想着,努力地对一脸惊慌看向这边的杰克说:“妈妈没事的。”

 

就物理意义上来说,应该超越了那时的疼痛吧。但玲霞现在一点都不害怕。虽然很痛,但她知道杰克会帮她包扎。只要想到还能和那孩子在一起待很久很久,玲霞就感到满是幸福。

 

大概正是这样的幸福感支撑着,玲霞并没有晕过去,在疼痛停止之后,她迅速向圣杯许下愿望:给杰克在政府那里登记一个作为六导玲霞女儿的身份。她本想继续许下愿望,但圣杯在这个愿望许完之后便消失了。

 

圣杯可以许下的愿望只有两个吗?还是说三个?

 

不过这样就够了。

 

玲霞看向了凭空出现在手中的卡片,是杰克的住民票。她下意识地读了出来:“Rikudoujack”。听起来好像很别扭,但玲霞觉得这个名字又优雅又可爱。她紧紧地握住了卡片,仿佛拥有了世界。

 

接下来的人生一定是幸福的。玲霞手中拥有在圣杯战争收集信息时拿来的大量金钱,等到了日本,她就去买一套房子,然后买一架大大的钢琴。玲霞知道杰克喜欢听钢琴曲,喜欢可爱的点心,玲霞在钢琴方面没问题,点心方面还没尝试过,不过可以再慢慢学。毕竟她们还有很长很长时间。要给幸福下定义的话,这样的生活,就是玲霞的幸福。

 

“妈妈(master),现在是许完愿了吗?”

 

玲霞这才注意到天已经变得很晚了。刚结束圣杯战争,杰克一定很饿了吧。她回想之前调查到的脱离路线,快点走的话5点左右就能找到新鲜的心脏了。“嗯,愿望已经许好了哦。”

 

“那……再见了,妈妈(master)。”

 

身体很痛……出了很多血。

 

杰克在的话就好,杰克在就可以包扎了。

 

但如果是杰克造成的伤害呢?

 

玲霞看向了杰克,但是杰克把眼睛合上了,她就完全看不懂杰克的情绪了。

 

‘原来如此……是要回归我的肚子里吗?’

 

玲霞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她无法为之生气,甚至多多少少地感到了安心。总归也是和之前一样,有给予就会有索取。杰克也向她索取了某些东西。只是和之前的人生一样罢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如往常发呆时一般,她确切的感受到了心脏的跳动,跳的真快啊,快点慢下来吧。很好,慢下来了,很好。

 

‘我的心脏会好吃吗?’

 

不求回答的,玲霞如此般叹息着,陷入了永眠。

 

而面对这样的光景,杰克情不自禁地说道:“对不起。”刚说完,她就下意识地紧紧合住了嘴。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杰克不知道。

 

在知道圣杯战争的许愿规则之后,杰克就知道自己的愿望是不能实现的了。

 

因为杰克并不是某一个存在,而是某些存在。作为assassin的开膛手杰克,是由无数被堕胎的胎儿怨念产生出的集合体,就她的认知力,这样的她,已经是不可能完成愿望了。要许下“让开膛手杰克回归母亲的肚子”这样的愿望是不行的。因为就连杰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由哪些具体的物质组成的,又该如何回到母亲的肚子里。她甚至连自己刚才为什么说出对不起,且为什么捂住嘴都不是很清楚。要完成愿望的话,就只能分个来进行。或许一开始能完成一些她的愿望,但是随着大家的离开,力量也会一点点减弱。于是,开膛手杰克绝不可能得到完全的救赎。

 

或许以后会有解决的办法吧,但至少现在的杰克想不出来,于是,杰克在孤注一掷之后,便将剩余的愿望给予玲霞。

 

为什么杰克会将玲霞救下,为什么杰克会容忍玲霞天真的触碰,为什么杰克逐渐地将玲霞当做了妈妈,这些杰克都已经不知道了。在许下愿望之后,她就认定玲霞是她的母亲,并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归了,但要等一下,至少要等到妈妈的愿望完成之后再做……她什么都管不上了,她已经很努力了。所以拜托了。

 

请让我们变得温暖起来吧。

 

她这样疯狂地想着,同时动作轻柔地将玲霞腹部的器官拨开找出一个合适的位置。她看到了玲霞的心脏,和别人的心脏没什么两样,不知怎的顺手拿了起来抱在怀里。杰克躺在玲霞的腹上,那里并不大,杰克即使蜷起身子也塞不进去。但这样就已经够了。

 

真暖和啊。

 

杰克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几日后,有人在郊外发现了一具女尸,虽然身体的解剖手法和开膛手杰克案极为相似,但器官并没有缺失。女尸到最后依旧紧紧地握着一张卡片,但由于血污的关系,姓名等关键信息都已经无法确定,只能看得出是日本新宿的住民票。后经与日本政府的沟通,葬于罗马尼亚。

评论

热度(14)